• ?
    聯系我們

    廣東聯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

    網絡集成:400-899-0899

    軟件支持:400-8877-991

    咨詢熱線

    公司前臺:0756-2119588

    售前咨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區興華路212號能源大廈二樓

    社會新聞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新聞

    高曉松:我作為創作者的時候,即使看了數據也沒有用(附精彩演說全文)

    類別:社會新聞發布人:聯迪發布時間:2017-06-15

    高曉松在蜻蜓 FM 發布會上


    高曉松在蜻蜓 FM 發布會上


    退出《奇葩說》節目之后的高曉松,在蜻蜓FM上推出了首個付費音頻節目《矮大緊指北》,談朋友、說美女、聊生活,教人怎么快速成為一名文藝青年。


    當下工作時間和地點主要在集中美國的他,難得出現了《矮大緊指北》的開播發布會上。這一次,高曉松談了談自己做音頻節目感受,以及當下流行的知識付費,粉絲經濟現象,還聊了聊音樂平臺版權之爭和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對行業可能產生的影響等等。


    高曉松說,在他念大學的時候,一把吉他能做很多事情。再后來,一把吉他,只能換回來一句“你滾”。然而現在,“文藝青年”的光環又回來了。你身上附加文藝青年光環,也是一件很動人的事情。不過,從他的話中也可以看出,“文青”是光環的前提是,“你是一個成功的創業者,你是一個有錢人”。


    談及當下流行的“知識付費”,高曉松認為,“知”與“識”是兩個不大一樣的東西,“知”是客觀規律和真理,是比較初級的東西。而“識”,則是一個人花了時間和精力,讀了萬卷書,走遍千山萬水之后的所得。


    而要做好知識付費,知識精英們最好以一個“淺顯”的角度面向大眾。知識付費要形成良性循環,形成一個新且好的市場,需要優秀的平臺和內容精英兩方面共同的努力。


    雖然“粉絲經濟”已經不是什么新事物,但是現在卻越來越受到關注,其原因是這個概念已不再局限于“明星粉絲”的范疇。普華永道最近發布的一項報告指出,企業在數據收集和分析等方面的投入將提高其對用戶行為和偏好的理解,從而為其服務及產品確定出一個社區概念,將那些活躍程度高且高價值的用戶轉為“粉絲”。


    擁有龐大粉絲群的高曉松強調,在視頻平臺中,千萬不要覺得自己的青春很短暫,就把粉絲瞬間榨干,他曾經多次阻止了視頻平臺企圖做線下運營的行為。


    2015年,阿里巴巴集團宣布成立阿里音樂集團,聘任高曉松擔任董事長一職。在高曉松執掌阿里音樂集團醞釀了半年之后,2016年4月,“天天動聽”正式更名為“阿里星球”,成為了一個粉絲經濟的運作平臺。六個月之后,天天動聽停止了服務,APP依舊可以使用,但是只能作為單機播放,無法獲取關聯網絡服務。隨后12月,阿里星球也全面停止了音樂服務。


    在這一次,高曉松承認,當年把“天天動聽”改造成為“阿里星球”是他在阿里做的錯誤決策,



    “如果當時我能夠想到兩年以后,蜻蜓和其他的音頻平臺做到這么大,當時應該覺得把天天動聽改成內容平臺。因為我們有依托龐大電商碎片內容的需求。一個原本放音樂的平臺,其實應該擴展成聲音節目”。




    自從阿里音樂并入阿里大文娛板塊之后,作為阿里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高曉松天天看數據,還開發了一堆數據工具,抓取阿里所有平臺以及阿里之外平臺的數據,計算粉絲畫像。然而,作為內容創業者,在高曉松眼中,即使看了數據也無用,內容創作者是有自己風格的。



    “一個創作者能夠通過數據改造自己的創作,那這個人就是AI,是人工智能。人是有風格的,我們從小學過一個叫‘風格即人’,你的創作就是這個風格?!?




    而數據的作為內容創作的指導,不能直接在思維層面指導創作,不是指導改變一個人的風格,而是應該用在選擇創作者合作的時候。


    不僅僅是音頻節目出現了付費內容,在數字音樂市場,流媒體付費訂閱和數字專輯購買也開始在影響產業的發展。高曉松認為這樣的情形,對音樂行業是一個很好的推動。


    但是,音樂是和其他的內容產業有很大的不同。一方面,音樂的產量是非常有限的,門檻很高,無法跨界競爭和降維競爭。另一方面,因為是伴隨性消費,需要全版權才能收費。


    在最近,蘋果公司將中國本土化創新“打賞”寫進條款,收取30%的“過路費”一事,引起了內容產業不小的震動。在高曉松看來,蘋果公司擁有話語權,這一行為合乎情理。但是,未來技術的前進,尤其是區塊鏈技術的飛速發展,是有可能打破這一局面的。


    “蘋果我覺得也沒有什么可恐懼的,因為未來有一定的新機會出現。技術就是削減壁壘、削減差別、削減鴻溝,蘋果這么多年建起來的壁壘,也會在未來技術的沖擊下會有很大的改變?!備呦傷?。(本文首發鈦媒體,記者/李程程)


    以下內容節選自高曉松在《矮大緊指北》開播發布會上的演講,經鈦媒體記者整理:


    做音頻節目找回了愉悅感

    188金宝博比分直播 www.froar.com.cn

    我其實想說的是我已經很久沒有愉悅感。作為一個文藝工作者做了節目很多年,很少特別放松的干一件事。但是第一次錄音頻的時候,我一進到那個小房子里,就特別有一種溫暖的感覺。也許我年少的時候,那個時候帶著唱片,到全國的每一個電臺里,每個人戴著耳機對著話筒,都這樣很低沉的說話。


    因為視頻的時候,有人看你,你就容易抗拒。但是你在外面坐著的時候,聲音就比較低沉、比較騷柔。我很多年沒有經歷這個事,因為唱片行業都已經被摧毀掉了,所以很多年,沒有帶著年輕歌手到電臺,戴著耳機在那聊天,放一些歌給大家聽,那種生活好像已經很遙遠。


    突然,我坐在那戴著耳機的時候,渾身都是昔日重來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后來我就變的很上癮。我錄視頻節目的時候,我是有壓力的。因為視頻節目你還得表演,所以你就要花費腦筋做這個事。你會發現視頻節目,做好幾個小時還得分好幾集,《金瓶梅》分了五期直播,還有很多的題材。


    但是生活上,不是每天都跟人講《金瓶梅》,或者很龐大的題材。我經常有一些小的想法、高興的事情,想跟大家分享的時候,這個時候我就特別喜歡錄這個節目。因為這個節目很短,差不多每一期就十幾分鐘,讓我覺得好舒適,正好在我不用上廁所、也不用思考的最舒適的地方。


    失去光環的“文青”又回來了


    “文青”失去了光環很多年之后,現在又回來了,總是跟著社會的發展和經濟螺旋式的,回到舞臺的中間。經常在大家要掙錢的時候,就有文青說“你滾,再也不要談錢騙我”。


    過去我上大學的時候,一把吉他都能干很多事。后來,一把吉他就是“你滾”,你要拿房子、汽車、創業、股票等等才可以。但是,那個東西也挺乏味的,有一個就夠了。等你有了房子、汽車,有了一點股票之后,你覺得如果有一個男生給我彈琴,依然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不是說你住在一個房子里你有了股票你的生活就圓滿了。所以今天大家生活好了,我看到“文青”好像又變得有魅力起來。


    怎么把你養成一個富二代,是比較難的事情。因為主要得養你爹,不然的話怎么把你變成一個富二代?但是,把你變成一個富一代也比較難,比如說羅振宇老師都在教你怎么變成富一代。我也做到不參與這個活動了,我自己因為還沒變成,所以我沒法教別人怎么變成。


    但是,我教別人怎么成為一個文青是可以做到的。你總要做一些能做到的事,省得人家聽完了節目罵你。人家聽完節目還沒上了市,人家說你這是忽悠,聽了半天上市失敗。你學習的創業和成功學,只有在你成功的時候才有用,沒成功的時候一點都沒有用。但是,你聽了音樂、學習了美,以及成為文青的道路上所有的東西都有用,那些東西都留在你心里,都是在點滴的改造你。


    《矮大緊指北》的“文青手冊”就是在做這件事,我希望基本上能用一年的時間速成文青,讓你成為一個坐在女生面前,絕不會被一個女生考住的人。她要跟你聊天你就一通聊,聊唱片如數家珍的這些東西。


    即使你是一個成功的創業者,你是一個有錢的人,你身上附加了文青的光環,也是一件很動人的事情,成為我這樣的人就挺好了——沒有那么多錢但是生活的很愉快?!拔那嗍植帷敝饕親穌餳?,是一個速成養成的節目,裝逼很合適。


    “識”比“知”更有價值


    “知識”還是不太一樣的兩個東西?!爸筆且謊畝?,“識”又是一樣的東西?!爸筆潛冉銑跫兜畝?,知道大家都教得一樣,知就是一加一等于二。但是,一加一等于二,讓你看到了這個世界什么樣的規律。


    “知”其實有很多免費獲得的渠道,但是“識”是每一個人真的花了精力走遍千山萬水、讀了萬卷書之后的東西,那個“識”是有價值的。蔣勛老師也不只是把《紅樓夢》念了一遍。如果他念了一遍,那肯定是“知”。但是他通過《紅樓夢》給你講很多東西就是“識”。像我通過《金瓶梅》把明朝的經濟都講了一遍,這就是“識”。


    丁磊親自在找人做節目,丁磊找了心理學教授。那個人給我打電話說,你說這個節目怎么做?我說,你就做淺點唄。我覺得他們能做到知識付費或者是“識”付費,一個很大的作用,就是實際上是有很多人在一定級別,但是他可以下來降,去做更通俗的東西,才導致這個價值會增加了很多。


    這幾年美劇異軍突起,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大量拍電影的導演和演員,從前從來不會拍電視劇的去拍美劇。拍《紙牌屋》大導演,可是拍《七宗罪》的大導演去拍了電視劇。第一,有人、有平臺愿意進入這個市場,第二,有人愿意進入到這個行業,大教授來到這跟大家聊一聊,很多內容的精英再來到這里做節目。這就是良性循環,形成新的好的市場。


    不能覺得青春很短就榨干粉絲


    其實在視頻平臺中,每個人都是說,“你有這么多粉絲,我們要……”。你們要干嗎?把我們家粉絲錢掏空?那千萬不可以!絕對不能覺得自己青春很短,瞬間要把粉絲榨干。這是絕對不能干的事情。


    所以,我曾經多次阻止了當年的視頻平臺企圖做線下的運營等等。比如說,每個人撫摸我一下收點錢這種企圖,都被我阻止了。雖然摸摸我也沒事,我還挺愛被人摸的,但是不能這么干。所以,原來他們也確實推出過19999元一年還有1999元一年,然后是199元。


    我覺得這里面故事很有意思,后來我就說了兩個事。第一,我從來不管那些人叫“粉絲”。長得好看的才有粉絲,我的叫“知音”。把1999、19999都去掉,咱們不要干這件事,人家喜歡我,是很值得感謝的事情。


    第二,我把199改成了200,多掙了一塊。既然是被市場考驗的內容生產者,從《同桌的你》開始始終都被市場檢驗過,為什么還搞199呢?不就是200塊錢嗎?我覺得這不好,咱們就光明正大的200元,也不是250就是200。我們久經考驗的內容提供者,始終都在被檢驗過,干嘛要打折?就光明正大的賣200,我覺得挺好的。


    盡量讓自己少做一些事


    我覺得有一個可以分享的,就是盡量讓自己少做一點事。你別看我好像做了很多事,主要是因為每件事都做成了,所以就看起來好像很多。其實我做的事情特別少,之前我也沒干什么。我覺得看書也可以、旅行也可以甚至發呆也可以,因為發呆就是識。


    你經常想通了一個事,不是因為你在路上奔波或者是在讀書,而是你在發呆,然后你發呆的時候發現了什么,要給自己很多時間。你要問我有沒有捷徑,那就是少干點事。少干點事的前提就是物欲少一點。我一生一共發表了90首歌,是音樂創作者25年來最低產量。正常音樂創作者,25年應該發表過1000多首歌的,林夕大師也發表了9000首歌,我一共寫了90首歌、拍了4部、電影做了3個節目,服務了2個公司。


    我實際上干的事情非常的少,有好幾年我都沒收入,就是把老本抽光,我的經紀人有的時候還墊錢,替我還信用卡。我也不知道我沒錢了,反正錢都在他那,他就沒錢了也不告訴我,就墊著錢養著我。


    那你說人什么時候思考呢?我還有一個大家不具備的優勢,我還被人強制思考了半年,就是強制什么事干不了,只能在一間屋里坐著,坐著半年,強制自己進行了深入的思考和反省。我覺得挺好的,唯一的經驗就是,這個讓自己少做一點事情、多一點時間。


    還有一個優勢,我長得也不招人,所以你省下了很多時間。你要是長成吳彥祖那樣的,你想你還能有時間嗎?每天有一堆人追著你,你長成這樣,就讓自己很安靜的有很多時間。


    不能用數據和錢指導內容創作


    我的身份有好幾個,作為阿里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我天天都看數據。你在一個平臺公司服務當然要看很多數據。我還開發了一堆數據工具,開發了一個高度機密工具,抓取阿里所有平臺以及外面平臺能抓到的數據,計算粉絲畫像。


    所有的節目也好、IP也好、人也好、明星也好,放進去基本上就全看清楚他的全國粉絲畫像,有多少人在哪里、受什么教育、用什么手機、開什么車、吃什么飯、男的女的、結沒結婚、有沒有房,這是我作為內容工作者。


    我作為創作者的時候,即使看了數據也沒有用。一個創作者能夠通過數據改造自己的創作,那這個人就是AI,就是人工智能。人是有風格的,我們從小學過一個叫“風格即人”,你的創作就是這個風格。


    你跟賈樟柯導演說我用一個數據告訴你,你如果不想永遠拍得獎的電影,你怎么拍一個票房電影。賈樟柯看了半天這個電影,他拍出來的電影仍然是戛納電影而不是票房電影,他不是看完數據,就能把賈樟柯電影風格改成了馮小剛電影的風格。如果你給他看數據,告訴他說電影里要有180個鏡頭要很慢很慢,好萊塢電影有2000多個鏡頭,可是馮老師學習了半天,也不能拍一個得獎的電影。


    所以內容創作者是有自己風格的,內容創作的數據指導,是指導在用不同的人,而不是指導改變一個人的風格。所以數據告訴你不要用高曉松,而不是說改造一下高曉松,讓高曉松變成那樣一個人,那是不可能的。


    數據的不能直接在思維層面指導創作,而是在選擇創作者合作的時候是有用的。所以,我作為一個創作者本人,我看數據是沒有用的,我看了急死了我也不能做的更好,你明白嗎?或者不能做的更差。


    創作就有這么一個區別,不單是數據,連錢也不能改變。一個歌手上臺唱歌的時候,今天絕對不會說,今天只給了我八折我要唱一個八折,于是上臺就唱了一個八折的歌。然后說今天給夠了哥們上臺唱100%,絕對不會。你今天一分沒給,他上臺唱也是這個水平。你今天給他加10倍,他也不能唱的更好。我們也一樣,既不能被數據左右,也不是跟錢有直接性的關系,數據是平臺選擇方面,而不是指導我們用的。


    只要有兩家以上的平臺,版權大戰就不可避免


    音樂行業有一個很大的推動,就是大家習慣付費了,這件事是最重要的。大家習慣于說,原來我聽一個節目是要花點錢的、看一篇小說是要花點錢的,那音樂怎么了?憑什么別的都要花點錢,唯獨到音樂非要一分錢不給呢?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推動。


    但是,音樂還有自己很大不同的地方。一個是音樂的產量是非常有限的,不像其他的可以降維競爭、跨界競爭。因為其他的東西都很通,比如說請一個導演來做脫口秀不是很難,演員也沒問題。但是音樂這個東西門檻非常高、產量非常低,很難跨界過來。一個音樂家當導演容易,一個導演寫一個歌很難。在這樣一個情況下,很難驅動對新的東西渴望,大量音樂播放都是老版的。


    第二,音樂是伴隨性消費,你必須要有全版型的才能收費。人家可能剛付了費兩個月之后,周杰倫跑別人家去了,導致音樂伴隨性消費,需要全版權的布局。新版權產量很低,有這么幾個特性以后,整個產業的商業屬性很難做到。


    我都覺得我在阿里做了一個錯誤的決策,就是把天天動聽改造成阿里星球。如果當時我能夠想到兩年以后,蜻蜓和其他的音頻平臺做到這么大,當時應該覺得把天天動聽改成內容平臺。因為我們有依托龐大電商碎片內容的需求。一個原本放音樂的平臺,其實應該擴展成聲音節目,但是那就沒你什么事了,也不好,還是這樣比較好。但是確實最后給了我們很大的教育和教訓。


    未來音頻知識付費的平臺,應該是能存在2至3家的。但是音樂播放器,在全球來看,只能存在一家或者是聯合起來的一家。因為最重要的是,只要有2家,版權天價的上漲是不能遏止的。現在是有4家,包括友商在那,導致今年的音樂版權費收入全是零,版權費很缺上漲了5倍以上,今年的版權比去年漲了5倍以上。這樣下去,只要還剩2家版權,還會以最瘋狂的速度在漲,最后應該會形成聯合性一家。


    但是,音頻沒關系因為是賣單體節目的,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模式。而且這個模式在兩年前一點都想不到,可是你說那個時候我坐在那,怎么就沒想到天天動聽呢,現在想起這個事,我都要戳自己眼珠子。


    區塊鏈技術可能突破蘋果公司的壁壘


    我覺得只要是集成平臺做分發,他有話語權、定價權,當然就可以收30%的費用。如果誰手里擁有這東西,誰都會這么做。但是我覺得真正的未來,不是說怎么要求蘋果發善心,說你都那么大了少掙點吧。這是不可能的,人家要當第一家破一萬億美金市值公司。


    我覺得技術的前進,尤其是區塊鏈技術飛速發展,實際上是能在可見的幾年內,區塊鏈方式會導致消費者直接向創作者付費,這樣的技術而且是不能被修改的。像未來的版權變成了比特幣,大家所有的交易都在你和我之間,你要聽我的歌、聽我的節目、看我,全部是在去中心化的區域里執行這個東西。


    當然,這個東西突飛猛進向前進的時候,你能感覺到目前幾個大的中心分發平臺都在拼了命的做。等到區塊鏈技術上來以后,他也不想養你了。麻省理工的媒體實驗室,這個月底就準備開始發布這個技術,直接在社交平臺上認證版權,說這首歌是我寫的,有幾個人給我作證,我擁有這個版權。你就可以依托區塊鏈技術的公開分發協議里,獲得了版權收取費用等的權利。


    等于你擁有了一個比特幣,所有人也都可以來加入你。比如說,大家都覺得你這個挺好,想要5%的版權,我想要你2%。結果對后發現你出售版權,相當于版權是比特幣,你會發現版權的增值,來自于像比特幣式的增值,而不是僅僅來自于消費者、使用者的付費。


    這個技術在迅速的前進中,當然對包括阿里巴巴在內的以集成平臺為運營模式的,都會有一些沖擊。尤其是無形的知識、內容、音樂,這些無形的東西受到沖擊。這也是為什么我覺得蜻蜓一定要一起把內容做強的原因。因為如果你純做分發渠道,突然發現區塊鏈上來把你替代了。


    蘋果我覺得也沒有什么可恐懼的,因為未來有一定的新機會出現。技術就是削減壁壘、削減差別、削減鴻溝,蘋果這么多年建起來的壁壘,也會在未來技術的沖擊下會有很大的改變。

    ?
    客服1 客服2 188金宝博比分直播
    {ganrao} 足球比分推荐 排列35投注技巧 贵州11选5 电竞比分网1zplay手机 琼崖海南麻将苹果下载 河北11选5玩法和拖号 福利彩票深圳风采 宁夏11选5开奖 500比分直播 好友赣南麻将3.32 3d预测南方双彩网 青海快三 球探比分appios 广东快乐10分投注 今天的3d开奖号是 广东十一选五一牛最